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動態>媒體轉載

産婦突發羊水栓塞遭遇致命惡魔 醫生家屬密切配合母子奇迹生還

文章來源:巴南日報 發布時間:2019年01月10日 點擊數: 次 字號:小 大

新聞鏈接:http://paper.bnb.cq.cn/papershow.aspx?id=52721

2018年12月20日晚上8:20分,區人民醫院婦兒醫院8樓。

“生了生了,應該沒什麽問題了。”手術室外,准爸爸楊串聽到孩子一聲啼哭,原本緊張的內心瞬間激動起來。

一門之隔的手術室內,原本正常的産婦鄒紀蘭在胎兒取出後,突然煩躁、牙關緊閉、心率直降。醫生見狀,立即插管、供氧,並進行心肺複蘇。

這時,産科副主任張小勤的電話響起,“張主任,産婦……不行了……”

准爸爸楊串:醫生說什麽,我們都聽

時間倒回20日上午,年輕夫婦楊串和鄒紀蘭高高興興地從惠民街道趕到區人民醫院,滿心期待地做産前最後一次檢查。楊串心裏美滋滋地想著:“再過5天,就是預産期了。”

“胎兒胎位不正,建議馬上剖腹産。”彩超結果如晴天霹雳,楊串一時間沒了主意,只能將內心的隱隱不安寄托在專業的醫生身上。

“醫生說什麽,我們都聽。”

晚上8:20,孩子的一聲啼哭讓緊張的楊串瞬間激動起來,“生了生了,應該沒什麽問題了。”

1分鍾,2分鍾……楊串伸長脖子望向産房,激動的內心再一次緊張地提到嗓子眼。

“可能出事了!”不明産房內情況,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楊串腦袋裏。而抱孩子出來的醫生卻偏偏印證了他的擔憂:“醫生抱著孩子出來讓我確認,我看孩子沒問題,但醫生卻說,大人可能不得行了。”

後來的幾分鍾時間內,醫生不斷從産房出來告知楊串,産婦的最新情況。“醫生第二次出來,說大人多半不行了;第三次出來,說90%可能是羊水栓塞,産婦瞳孔在散大……”聽著醫生一次比一次嚴重的情況通知,楊串呆站在手術室門口,心急如焚。

醫生第三次出來說,産婦眼睛動了一下。楊串告訴記者,被一絲希望驚醒後,他才發現手術室裏已全是醫生……

産科醫生張小勤:天!是羊水栓塞

29歲的鄒紀蘭在進入手術室時一切正常,麻醉疼痛科醫生像往常一樣采取腰硬聯合麻醉,産婦順利進入手術狀態。就在取出胎兒的一瞬間,産婦突然出現煩躁、牙關緊閉、意識障礙、心率直降等不良反應。

麻醉疼痛科醫生見狀,考慮産婦出現産後並發症羊水栓塞,立即插管、供氧,産科醫生陳禹橋進行心肺複蘇,助産護士張靖撥通産科副主任張小勤電話,顫抖地說:“張主任,馬上到手術室,産婦……不行了……”

晚上8:20,剛准備下班的張小勤突然接到張靖電話。得知産婦生命體征在逐漸消失時,張小勤一口氣從6樓沖進了8樓手術室。

“出血多不多?”“不多!”

“什麽時候發生的?”“孩子出來的一瞬間!”

僅幾分鍾時間,張小勤見産婦面色發青,渾身不停抽搐,除了心率,基本沒有其他生命體征了。

“羊水栓塞,快用‘地米'!”張小勤在第一時間判斷出了患者症狀,但也被號稱“死亡殺手”的羊水栓塞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眼看患者心率從140直線下降到30,張小勤幾乎以命令式的口吻向周圍的人說:“心肺複蘇不能停,不能讓心率降到0!”“馬上喊陳主任來搶救。”“通知重症醫學科、心血管內科、總值班室隨時做好准備。”“向上級對口醫院彙報情況,請求新橋醫院專家的幫助。”……

做完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後,張小勤捂著患者已縫好的産後傷口,死死地盯著手術台,期待著奇迹的出現。

婦産科醫生陳瓊:備血,手術

接到醫院電話時,婦産科主任陳瓊在家剛洗完澡,一聽說産婦出現了並發症羊水栓塞,連頭發也沒來得及吹趕緊開車回了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禮波、麻醉疼痛科副主任錢大東、心血管內科首雲鋒也陸續趕到現場。

麻醉疼痛科醫生已爲患者插上氣管,産科醫生還在不停做著心肺複蘇,心血管內科醫生立即爲産婦作了心電圖,確認産婦爲羊水栓塞,他們爲搶救病人創造了良好的基礎條件。

而此時産婦上半身已發紫。陳瓊知道,必須要讓家屬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羊水栓塞的凶險性並做好隨時手術的准備。于是,趕緊讓張小勤去通知家屬,用手機搜索羊水栓塞。

“陳禹橋,立即去輸血科備血。”

“護士長,趕緊找幾個有經驗護士到手術室幫忙。”

“劉世敏,准備好手術同意書,去找家屬談話。”

……

根據以前書上描述的羊水栓塞發展,陳瓊判斷産婦後期可能還會出現大出血,于是趕緊讓大家提前做好准備。

就在此時,陳瓊放在産婦腹部的手感受到腹壁有輕微起伏,産婦眼睛也向上輕擡了一下。

“有希望!”陳瓊內心燃起一絲希望。

而就在此時,産婦傷口開始滲血,並伴有血尿——剛有一絲生存迹象的産婦又出現了預想中的大出血!

切子宮?還是保子宮?又一道難題擺在陳瓊面前。

“建議切除子宮!趕緊向家屬溝通,讓家屬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看著産婦幾乎喪失凝血功能,陳瓊趕緊命人與家屬溝通。

陳禹橋一路狂奔,正好將血送至産房。而家屬楊串在事先了解到羊水栓塞的凶險性後,也在第一時間,簽了手術同意書。

消毒、進腹、切除子宮、縫合傷口……在大家齊心協力地配合下,短短幾分鍾時間,陳瓊忙而不亂地完成子宮切除手術。

深夜12:00,新橋醫院産科主任陳正瓊和重症科主任李琦趕到巴南區人民醫院,産婦呼吸已逐漸恢複,氧飽和度逐漸上升,各項生命體征都開始慢慢恢複……

情況逐漸穩定後,大家協力將産婦送進重症監護室進行觀察。楊串說:“她在重症監護室昏迷了3天,蘇醒後我的心才慢慢放松下來。”

記 者 手 記

是信任把不幸變萬幸

2018年12月28日,記者看到産婦鄒紀蘭時,她已能下床四處活動。醫生說還需要做一些心肺訓練,楊串便買來幾個氣球。鄒紀蘭“聽話”地吹著氣球,臉上不時露出笑容,旁邊的婆婆抱著剛出生的孩子,不時地逗樂。

“簡直是不幸中的萬幸,多虧了醫生的及時救助。”回想起當天的情形,楊串及其母親對醫院滿是感激。而陳瓊卻說:“也多虧了你們當時的信任,爲搶救贏得時間。”

是啊,原是下班時間,如果任何一個醫護人員缺席都無法順利進行手術;如果沒有家屬百分百的信任,醫生也無法在最佳時間進行手術。缺了任何一個元素,産婦的後果都不堪設想。

醫生和患者猶如一對雙生子,互相依存、缺一不可。透過鄒紀蘭的奇迹事件,我們或許能更深入地認識到醫患關系的重要。在生死攸關之際,門外的患者家屬焦急萬分卻無能爲力,門內的醫護人員使出渾身解數,卻只能將手術決定權交由患者家屬。

千鈞一發間,家屬對醫生的信任成了患者唯一生還機會,而醫務工作者能做的,只是盡最大努力擴大再擴大生存機率。

所以,在生死時刻,醫務工作者和家屬是一樣,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竭盡全力將患者從死神手中“搶”過來。

記者 劉丹

上一篇:胸腔上的生死救援[ 08-10 ]
下一篇:沒有了!